欢迎阅读苏州科技大学 - 苏州科技大学

换肤:
第282期(总第282期) 2017年5月31日   本期四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更多期次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请您注意: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本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本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当前版面:第04版:第四版
杨梅小记
作者:●学前14 朱成荫

  又到初夏雨季,我湿着裤腿走过师陶园外,抬眼看杨梅树上已经缀满了未熟的杨梅。一簇簇黄色和水红色的球果挤挤挨挨,挂着晶莹的水珠,别有青涩可人的讨喜模样。
  初见杨梅树,也是这样的烟雨里。茶树环绕的小山包上,杨梅树连成一片阴凉。怕折了枝干,农人们搭了梯子采摘树上的果实,而我还年幼,只能仰脸看,浓郁的树冠下没有光线也没有雨滴,只有萦绕鼻尖满溢的清香。
  亲戚家在东山种植杨梅,所以每年我总有最好的杨梅吃。不知道的人总以为是红色的果子好吃,但杨梅就是要吃紫得发乌的。浅浅一碗淡盐水里泡过,拈起时熟透的杨梅已经把殷红的汁液沾染了指尖。放入口中,外端带刺的饱满果肉刺激着舌,咬开,酸甜的味道最适合夏天。而我是最喜欢吃冻杨梅的,冻好的杨梅外面挂着一层均匀的薄霜,只消微微用劲,牙齿已经顺着果肉束的纹理锲入果实。经过冷冻的杨梅,连甜味都变得含蓄,反而增加了植物的气味,更加甘美清新。
  生在江南河网最密处,没有丘陵,自然没有人家种植杨梅树。有一年,爸爸偏偏不知从哪要来一株杨梅栽在河边。不消一年,小杨梅树幼嫩的身板迅速抽条,倚着小矮房,秋天时卵圆形的叶子打着俏皮的卷铺在砖瓦上,格外可爱。可是爷爷不以为然,农人的心总是系着果实,而植物的不育让他焦灼。他唉声叹气,脸色就像枯萎的杨梅花穗,更加勤恳地浇水施肥。到了树开花的第三年,他捏起地上哑掉的花朵,隔日再也耐不住性子寻人解答。原来这杨梅树雌雄异株,还需要一棵雄树授粉才能结果,知道了这一真相的爷爷立马气急跳脚,“哎呀哎呀”地惋惜起浪费的感情,竟然同杨梅树赌气起来。现在想来当时的情境,大概是一棵没伴侣的单身树和一枚吃不上杨梅的老爷爷相互愁眉苦脸唉声叹气,竟然有些好气好笑。
  小时候最常吃的还是杨梅酒,这是大概止腹痛最古老而简便的方法。记得以前家里壁橱最里面总藏着一个原本装米酒或腐乳的大玻璃罐,里面用烧酒浸泡着杨梅。小孩子夏天贪凉腹痛,老人家总会拿一双长筷子,搛出一两个酒杨梅。我总是站在厨房间,被当面监督着把核也吞下去,在酒里泡了好久的杨梅软人齿牙,吞下去喉咙辣辣的,再梗着脖子苦着脸把核也勉强咽下去,吃完时肚子就已经暖暖地一点不疼了。
  往事穿枝拂叶,如今我已经不是孩童,不再吞食酒杨梅,碗橱里还藏着的那罐杨梅酒就这样浸了多年泛出了粉红色。那株形单影只的杨梅树也终于被爷爷砍倒变成了一截枯木。我还是一遍遍回忆杨梅树下朦朦胧胧的阴蔽,生怕忘了那些在生活里生活的农人先辈。

分享到:
    
回到顶部 
CopyRight © 版权所有:苏州科技大学   友情链接:更多往期  |   党委宣传部  |   学校主页  |   在线投稿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