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阅读苏州科技大学 - 苏州科技大学

换肤:
第282期(总第282期) 2017年5月31日   本期四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更多期次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请您注意: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本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本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当前版面:第04版:第四版
“任何一件作品必须有百分之一百的投入”
———对话美国OLI建筑设计事务所合伙人、贝聿铭前助手林兵




  编者按:5月31日下午,苏州广电总台全媒体新闻中心节目主持人、主任记者杨冰在新闻业务培训会中展开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模拟采访大课堂。美国OLI建筑设计事务所合伙人、贝聿铭前助手林兵作为受访嘉宾,就大家所提出的贝聿铭对他的影响、苏州博物馆和木心美术馆的设计理念等方面的问题作出了精彩解答,他渊博的知识、丰富的学养、儒雅的风度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问:贝聿铭老先生是建筑学学生非常仰慕的对象,请问贝老先生对您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答:第一,纸上再美的建筑也要最终建造出来才能让人感受它的美。建筑师不能仅局限于纸上的设计,还要有责任经营一个项目,与各方面打交道。第二,每个项目有不同的重点,每个建筑的命题也不一样,抓住建筑设计问题的核心,才能设计出合理的建筑。第三,做事要认真,对于任何一件作品必须有百分之一百甚至大于百分之一百的投入。很多人认为贝先生就画一个草图然后我们来执行,其实从来没有这样,他的参与度是非常高的。
  问:苏州博物馆很小巧,也非常精致,对比大都会的博物馆、大英博物馆是不是小了点?
  答:贝聿铭先生比较看重苏博的选址,在选址范围内它的地方就那么大。在做建筑设计之前,我们看到苏州博物馆的馆藏非常小,比如竹木牙角是苏州的明清工艺,是为人玩耍的器物,这些展品非常小,而且古人都是在厅堂里看这些器物和字画。所以我们觉得苏州博物馆的展厅和每一个开间都不宜太大,这样能让观众在庭院中感受文物。这就是苏博与故宫和一些大都会的博物馆的最大区别,因为它们所展出的文物与苏博是完全不同的。
  问:苏州博物馆建造的时候,有没有结合苏州地域性的特点进行建造?
  答:苏州博物馆有白色、灰色、黑色,粉墙黛瓦就是苏州的颜色。苏州传统的古建都和园林在一起,所以苏州博物馆不是一个单体的建筑,而是与园林穿插的一个建筑。和狮子林、拙政园不同,它是公共建筑,要容纳一定量的观众量,所以它的建筑体量、建筑空间的陈设等都是我们考虑的因素。
  问:您经历了苏州博物馆、木心美术馆的设计,现代设计的建筑怎样继续传承这个城市的文脉?
  答:当时很多专家建议贝先生用瓦顶来做苏州博物馆的屋顶,他们认为只有瓦顶才是最适合苏州的材料,也只有瓦顶才能和古城协调。贝先生认为,选用石材并不是唯一的做法。当时我们也用了一些传统的材料做实验,觉得它们跟苏博的各方面都无法协调。我们采用的屋顶是石材的,并且用石材做了很多实验,做了一些瓦顶所需要形成的一些光影效果,在反复思考后,我们认为石材与苏博这样的现代建筑、与苏州古城比较协调。所以现代与传统不是一对矛盾的关系,而是怎样抓住细部,怎样处理好两者之间的关系。
  问:乌镇是充满江南古镇韵味的地方,木心美术馆在乌镇大剧院旁边,您是不是有把它们渗透进乌镇文脉的行列?
  答:木心美术馆在西栅景区的边缘,我们希望不是形式上的协调,而是体块和尺度上的协调。乌镇大剧院的体量很大,像一艘开往乌镇的船,有点压着古城,所以我们的设计就想与它不同。
  问:您当初在设计木心美术馆时是有一个整体的概念,还是想在细节处表现木心?
  答:我跟木心有过两次见面,我问他希望美术馆是怎么样的,他只是说“随便去做,吓我一跳”。木心是一个比较复杂的人,很多人都是通过木心的文学作品来了解木心,他也有一些画作和手稿,包括狱中手稿等等,所以我们希望在不同的体块观众能够进入不同的世界,引入江南园林式的博物馆、美术馆,能在出了展厅后放松一下视野,走入下一个展厅。木心美术馆的展厅非常黑,灯光非常暗,这也是木心先生的文学作品和艺术作品的一个特点,是比较黑暗的。大概一个多月,我们形成了最初的想法画了一个草图,并把木心的画合在一起给陈丹青看了之后,陈丹青很兴奋,觉得这就是他心中的木心美术馆。在之后,已经是木心先生在病床上的最后的几个月了,所以他也在朦朦胧胧中看到了木心美术馆的初稿。今天你到木心美术馆的入口处会看到一大幅字,是陈丹青写的“风啊,水啊,一顶桥”。这是木心先生最后说的几句话,是他对于草图的描述。
  问:什么样的建筑在您看来是一个比较好的建筑?
  答:当我走进一个建筑的空间,只要那个空间能够打动我,能够与我产生共鸣,那么我认为,那就是最成功的建筑。我在上海问过一些年轻的建筑师:“你最喜欢的建筑师是谁?”“贝聿铭。”“你看过贝聿铭的建筑么?”“没有”。从上海坐半小时的高铁就可以看到贝聿铭的建筑,但他没有,所以建筑必须真实地去感受。
  问:您如何看待中国和西方建筑文化之间的差异?
  答:我是在西方接受的教育,国外的教育比较严谨;我在中国工作了好多年,中国的建筑比较有创意。西方很多建筑的设计理念、教学理念逻辑性很强,它们会传授方法,但方法不一定有结果。我读研究生时的老师说,他在播种,但不期待全部发芽,当我们日后毕业的十年二十年,如果有一个发芽也已经非常成功了。作为在苏州学习建筑的学生,我认为你们应该经常去苏博,不仅去看它的展览,更要看它的建筑。可以拿把尺,去量一下它的模数是多少,只有扎实的学习才能得到无限的创意,创意都是基于这个扎实产生的。
  (本文由建筑学(幕墙设计)16级季爽同学根据现场录音整理,摄影:杨向新)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分享到:
    
回到顶部 
CopyRight © 版权所有:苏州科技大学   友情链接:更多往期  |   党委宣传部  |   学校主页  |   在线投稿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